亚洲跑酷第一人给鹿晗做指导 纳入体操后中国跑酷能迎来春天?

发布时间:2018-12-18 15:49:47 | 来源:腾讯体育

【摘要】:文/徐思佳荧幕上的主人公飞快地在狭窄的街道间腾挪,从一座楼的楼顶撑跳、翻转、降落到另一座楼,身轻如燕、仿佛克服了地球引力……观众们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样的动作竟然没有依靠特效和威...

文/徐思佳

荧幕上的主人公飞快地在狭窄的街道间腾挪,从一座楼的楼顶撑跳、翻转、降落到另一座楼,身轻如燕、仿佛克服了地球引力……观众们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样的动作竟然没有依靠特效和威压的实拍。

2004年,吕克-贝松的电影《暴力街区》捧红了一位叫大卫-贝尔的演员,这位在屋顶上跳来跳去的法国人让“跑酷”成为了发扬光大,自己也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这部电影,开始享受自由地飞檐走壁、不断地翻过一个又一个障碍的极限运动。这部电影问世后的第15年,“跑酷”即将成为一项有规则、可以公开进行评比、竞赛的体育项目。

2018年12月,第82届国际体操联合会(“国际体联”,FIG)大会上,国际体操联合会投票修改了相关规定,从而将跑酷纳入了“体操”的范畴。这也意味着,国际体联将有权管辖跑酷事务,甚至包括将它送进2024年的奥运会。

“亚洲跑酷第一人”给鹿晗做动作指导多数中国跑酷人混迹“武行”

大同人张云鹏,在微博上的认证信息是“亚洲跑酷第一人、国际跑酷知名选手、跑酷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但在这个标签之前,还有一个更为令人熟知的身份——动作演员。

接到智博体育的采访邀请时,经纪人王三才告诉我们:他正在重庆拍一部带有跑酷元素的电影,业界知名一线导演,制作费高达数亿。前不久,热播的动作电视剧《甜蜜暴击》他是鹿晗的动作指导。

“通过这次采访我才得知跑酷要被纳入体操的消息,之前传过几次,这次是真的吗?”张云鹏有些意外,却又像早就在等待这一天。

2009年,张云鹏开始接触跑酷,虽然算不上老资格,但在圈内名气是最大的。他是多届全国跑酷冠军,像武林高手拥有独门功夫,他在2015年吉尼斯中国之夜上创造了高空跃竿吉尼斯世界记录。

他6.14秒的成绩将前记录保持者三届世界跑酷冠军蒂姆保持的6.3秒记录提高了0.16秒。

他还有一项更为自豪的绝技——接连空翻飞跃过4辆平均车身长在4.5米左右的,疾驰中的汽车,据查证,目前这个动作在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能安全完成。

张云鹏和经纪人王三才与鹿晗合影

跑酷中的张云鹏,无所畏惧,没有什么障碍物能拦得住他前进的步伐,但现实中的中国跑酷,却不那么“酷”了,即便是张云鹏这样名气的人曾经也为基本的生活开销发愁。

开始玩跑酷的那几年,张云鹏一直都是靠家里来承担他的生活开销,这也是大多数跑酷者的生存状态。这几年和经纪人组建了以北影业分公司、张云鹏工作室,向影视行业发展,事业蒸蒸日上。

“在中国,跑酷发展非常落后,除了几个一线城市以外,大部分的城市都没有跑酷训练馆。我们跑酷爱好者,一般是在像公园里、或者是一些学校里,就是障碍物比较密集的场地来进行训练。”

“在中国,大部分练习跑酷的人,收入都来源于商业演出,还有跑酷教学。少数水平非常高的那一小拨人,可以接到商业代言、广告拍摄。或者就去蹦床馆,在里面教小孩子空翻,蹦床。”

“更多的人去了横店,在各大电视剧中当替身,或者是当武行,其实还是很可怜的,因为他们不能从跑酷中得到一份专项职业。”张云鹏说。

没有专业的协会管理、没有广阔的群众基础、没有社会资金的推广、没有国家经费的支持、没有标准的场地、没有规范的比赛、没有保险公司给予保证…虽然中国的杂技、武术享誉世界,但看起来有点类似的中国跑酷,发展却刚刚起步。

当跑酷成为体育:爱好者却陷入了“喜忧参半”的两难境地

也许很多人不信,在国际体联宣布要将跑酷纳入体育范畴之后,收到的第一封公开信竟然是来自国外跑酷爱好者的质疑。

当跑酷成为体育项目,看起来是一项皆大欢喜的好事,但一些国外跑酷爱好者似乎完全不买账。他们在T恤上大肆展示“Fuck the FIG”的字眼,还在国外的社交网络上发起了一个话题标签:“weareNOTgymnastics(我们真的不是体操)”。

12月1日,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等国的跑酷联合会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指责国际体联“窃取跑酷运动成果”的野心。

作为中国跑酷界里名气和人气最大的明星,张云鹏的态度可以代表大部中国跑酷人的看法,“如果跑酷能够进入奥运会的话,说实话,我是半忧半喜的。”

“喜的是,中国跑酷如果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可以得到良性的发展,可以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去体会跑酷的魅力。忧的是,如果跑酷被纳入奥运会,会不会被模式化?像体操那样变得比较死板,失去了它最开始的那份自由。

开始从事跑酷运动以来,张云鹏就经常听到这样的误解——这不就是“作死”吗?到处跑,像个混混似的。

曾经高度近视、沉迷网络世界的张云鹏却说,是跑酷把他从网游世界拉回了现实世界。

“比起游戏,它(跑酷)不是一件坏事儿,至少我还会出去运动”,也正因如此,早年张云鹏满腔热情地组跑酷俱乐部、在校园、广场到处“翻墙”练习的时候,他的父母并没有反对。

“大部分人认为跑酷是一项非常危险的极限运动,但我恰恰相反,我认为它不是一项很危险的极限运动,而是相对安全的。因为,练习跑酷能够提升你自己身体的敏捷、协调、力量,让你能够变得非常灵活,而且还能保护自己。”张云鹏说。

“在跑酷这个说法刚被提出的时候,它是作为一种逃生的技能来使用的,是消防员快速离开事故现场的一种逃生方式。所以练习跑酷,你的能力越高,你就越能保护自己。”

在张云鹏看来,纳入体育范畴后的跑酷可以得到更良性的发展,至少可以让大家对跑酷的误解减少些。

“中国的跑酷其实是非常落后的,没有得到良性的发展,因此有一些不太懂跑酷的小孩子只是单纯地、一味地、危险地去模仿,做一些危险的事情,比如在楼顶上跳来跳去。如果跑酷被纳入体操的话,在中国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也许我们也可以有很多跑酷场馆了?”张云鹏大胆地憧憬着跑酷的未来。“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可以推动跑酷这项运动的发展,有一天,也会兴建起很多的跑酷场馆,父母、家长老一辈的人对跑酷的观念可能也会有所改变。”

“跑友”曾因意外去世 “悬崖边”的跑酷人也有一个奥运梦

据中国跑酷网统计,目前有大约10万的跑酷爱好者,但对“10万”这个数字,身处其中的张云鹏却感受不到“实感”。“国内顶尖的跑酷圈可能有几千人,但具体数据还真不清楚,因为没有一个正式的机构,譬如注册会员等类似形式来收集统计人数。”

跑酷偶尔也会登上社会新闻的头条,但往往是因为“意外事故”——甚至是丧生。

虽然不算是极端危险,但跑酷经常会发生一些事故。网络上流传着一个骇人听闻的“跑酷宗师死亡统计表”,列举了圈内的重大事故。

全世界跑酷速降记录的保持者Alexei-Kens(俄罗斯),在一次跳越中,从5楼坠下死亡;黑人跑酷运动的发起者之一JOE(美国),在一次活动中丧生。在所有意外的发生情景中,高空坠落是最频发的。

四年前,张云鹏有一个关系很好的跑酷朋友,在一次跑酷中严重受伤,导致高位截瘫。前不久,这个跑友不幸离世。

这件事对张云鹏的触动很大,“在他受伤以后的这几年,我经常反思自己,在练习跑酷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安全,有没有认真地检查场地,或者自己的跑酷水平有没有达到很高的程度,然后才去尝试一些更有难度的动作。”

“他当时受伤的原因就是他的技术没有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平,但是他还要尝试超出自身能力以外的动作。我也想对所有练习跑酷的人说,要对自己的水平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要在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尝试超出自己身体能力以外的动作。”张云鹏说。

2014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启动了“2020议程”,旨在增强奥运会的可持续性,其中一项关键措施就是发展面向年轻人、主打“城市”与“生活方式”的新项目。

2016年,国际奥委会宣布将棒垒球、空手道、攀岩、冲浪、滑板5个项目纳入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在这次新入选奥运会的5个项目中,攀岩、冲浪和滑板都是极限运动中的项目,而此前已经进入奥运会的小轮车BMX也是极限运动之一。

在国际奥委会的倡议下,国际体操协会新上任的主席渡边守成在2017年提出了发展体操运动的宏伟计划,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收编跑酷。

两年前,攀岩等极限项目进入奥运会曾经让张云鹏颇有感慨,他也曾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从事的项目可以站到奥运会的赛场上,“如果在我年纪和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肯定会参加奥运会。

因为那是现在体育比赛最高水平的一个竞技场。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想去参加,我也有一个奥运梦。”

  本文内容及其图片来自网络,由足球比分网友收集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大东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