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应该为极限咏宁坠亡负责 自己还是TA们?

发布:2017-12-15 08:07:17 | 来源:腾讯体育 |

【摘要】:视频:高空极限第一人生前视频曝光曾挂高楼失手坠落,时长约2分59秒智博体育讯(文/鲁春萍)站在高楼上把整座城市踩在脚下,并不时做出各种惊险动作是他最近一年做的最多的事情...

视频:高空极限第一人生前视频曝光 曾挂高楼失手坠落,时长约2分59秒

智博体育讯(文/鲁春萍)站在高楼上把整座城市踩在脚下,并不时做出各种惊险动作是他最近一年做的最多的事情,背包,自拍杆,三脚架,手机是他每天携带最多的物品,吴永宁(咏宁)自称是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的第一人。11月8日,咏宁的所有社交媒体停止了更新,12月8日警方证实咏宁在一个月前的一次高空攀爬过程中坠落不幸身亡。

咏宁挑战留影咏宁挑战留影

咏宁:我不做没把握的事儿

咏宁经常在高楼边缘玩平衡车,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观看过他直播或者视频的许多人都劝他注意安全或放弃,但是他自己说:“一天不作,浑身难受。”在他的短暂极限挑战生涯中,他已经成功挑战过重庆,南京,武汉等地的高楼大厦。

陈嘉毅开始只是看咏宁的视频,但是因为聊得来所以成为了朋友。在陈嘉毅眼里,咏宁是一个重情重义,孝顺,话不多的一个男生。据陈嘉毅介绍,咏宁家境贫寒,他不断的挑战一方面是对于这项运动的喜欢,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补贴家用,给妈妈治病。因为本身就有武术功底,所以咏宁在这项运动中如鱼得水,不到一年时间就成功收获百万粉丝。

在火山小视频的咏宁主页上,300个视频,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火力值,按每10个火力值等于1块钱计算,相当于5.5万元。咏宁最后一次录制,吴永宁的继伯父冯胜良说:“他说如果火了可以拿10万。”这一次表演的收入或能抵得上他做演员一年的收入。

随着观看人数和打赏越来越多,咏宁的物质生活有了改变,他给爸爸买了新手机,给妈妈买了新衣服。但与此同时咏宁的挑战也越来越危险,身边的家人朋友甚至网友都劝他收手,有网友曾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发视频了,我希望你是收手了,而不是失手了”。咏宁开始的时候说自己会注意,说的次数多了他就有点不耐烦,出去爬的时候也不告诉任何人,发朋友圈也会屏蔽自己的家人。

咏宁没有自己的团队,可以自己一个人完成他就自己一个人去,偶尔也会有志趣相投的人一起。有两次差点出现意外,幸好有同行的伙伴及时搭救,他才幸免于难。

7月中旬,吴永宁在海拔1000米的张家界翼装飞行平台表演。他像往常一样,双手撑住栈道边缘,身体空悬在山峦之间,只做了一些于他而言难度不高的引体向上和单手悬挂动作,但是手太滑了,差点失手,而那次直播得到了273.6元的打赏。

咏宁曾经说“国内第一我不敢说,现在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陈嘉毅也劝说过很多次,可是咏宁总会说:“我不做没把握的事儿。”

直播平台:会根据实际情况对审核政策进行完善

2017年2月之前,咏宁的职业是演员,他的社交媒体账号认证是演员吴永宁,经常游走在各个剧组之中做群演或者武替,一般的群演工资只有80-100,要是做武替就会高一点。他经常自我怀疑,但不久之后便再次投入到新的工作之中。他也曾想踏踏实实演戏做人,可还是会有不甘。

演戏之余,咏宁也会做一些直播但是都反响平平。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上传的高空挑战的视频收获了较多关注和打赏,之后他开始大批上传无任何保护的爬楼极限挑战视频,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在各平台上的粉丝总数超过了130万。

直播的光热还未退却,小视频就已迎头赶上,咏宁看到了机会,于是他奋力出击。据第三方机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有互联网直播平台超过200家,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亿,2016年中国直播市场总量就已超过250亿元。毫无疑问,视频直播作为互联网细分领域的一个新热点。

作为崛起新势力,直播行业乱象丛生。律师车勇告诉智博体育:“直播的处罚都是利用刑法其他的罪名来规范,但直播行业还没有其专门的直播条例。”所以很多平台对于直播内容没有严格的把控,直播者为了收获粉丝与打赏,直播内容越来越奇葩。从开始的美女搔首弄姿,吃货大比拼到未成年人怀孕,生吃死耗子,死猪肠子。

做直播的一般都是默默无闻的普通人,网友的猎奇欲成为了他们铤而走险的助推器。生吃哥只是东北农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残疾少年,生吃哥带了个“好头”,于是各种生吃越来越生猛,吃的东西越来越恶心。

咏宁的第一场直播开始于2月10号,当时只有17人观看,最后一场直播永远的定格在了10月22号,已经有18382人观看。事情发生之后,和咏宁有过合作关系的直播平台先后回应称,对于咏宁的遭遇表示惋惜,平台以后会根据实际情况对审核政策进行改进完善。目前,咏宁的账号和相关视频在各个直播平台已经无法检索。

他的行为属于极限运动吗?

极限运动是什么?百度百科给出的解释是:结合了一些难度较高,且挑战性较大之组合运动项目的统称。在中国,极限运动的使用太泛化,但我们并没有在中国极限运动协会找到相关的运动项目,所以也无法给咏宁的行为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像咏宁一样的人在国内被称为爬楼党,最开始是摄影爱好者为了更好的拍摄而登上高楼大厦以寻找合适的机位,但是大多时候高楼的天台是被锁住的,于是有些摄影师就铤而走险,渐渐的爬楼甚至发展成为了一种职业。

一位极限运动的玩家告诉智博体育“其实最早的爬楼党分两种,一种是摄影派,为了拍出好的照片;另一种是以前玩跑酷的极限玩家,为了有所突破。但是这两年就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为了找寻理想的建筑,他们智斗保安,有时候甚至会携带开锁工具打开通往天台的大门。进出派出所也是家常便饭,但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属于违法不犯罪行为,所以警方也只能给予教育然后就释放了,这也让爬楼党更加有恃无恐。

咏宁坠亡之后,舆论一片哗然。翻看咏宁的视频发现他爬的楼基本都是在市区,有不少网友质疑“在市区难道不违法吗?”律师车勇表示:“根据建筑物区的所有权问题,他对这个建筑物本身就没有所有权和使用权,而且他是未经其他人同意擅自进行了攀爬,首先他是有侵犯其他人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行为的。”

我们不能因为咏宁的坠亡重新定义高空挑战这项运动,可是类似无视自己的人生安全的行为,是否是一种对自己、对家人和对社会公共安全的不负责任?

“欧洲高空钢索之王”的弗雷迪·诺克曾说:“最好的极限运动员是要保障自己的安全。”

咏宁年轻的生命已经逝去,谁应该为咏宁负责?

  本文内容及其图片来自网络,由足球比分网友收集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大东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