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跑昆士兰:我也曾是小白

发布时间:2018-07-10 19:06:42 | 来源:新浪体育 |

【摘要】:“还可以坚持么?” “ 没问题。”小白回答。如果说,欧洲是香醇的美酒,那么,澳洲则是畅爽的冰可乐  “还可以坚持么?” “ 没问题。”小白回答。  “要在216之内完赛吗? ” “要 !” 小白的声音...

“还可以坚持么?” “ 没问题。”小白回答。 “还可以坚持么?” “ 没问题。”小白回答。
如果说,欧洲是香醇的美酒,那么,澳洲则是畅爽的冰可乐 如果说,欧洲是香醇的美酒,那么,澳洲则是畅爽的冰可乐

  “还可以坚持么?” “ 没问题。”小白回答。

  “要在216之内完赛吗? ” “要 !” 小白的声音依旧坚定。

  “那就跟紧我。”

  一声底气不是很足的”嗯”让人有点担心,我回过头来看见小白每迈一步都略显吃力。再次询问是否要以现有速度达成216的既定目标时,他的声音突然又变得充满了力量。他说自己有点岔气,感觉腿也有点要抽筋。小白慢慢停下来,我帮他拉伸按了一下左腿,让他调整好呼吸。随后,他给出信号要继续坚持完成最后两公里。他的状态显然有点力不从心,仿佛意志窜出了他的身体连拉带拽的催他竭力前行。“你喜欢林肯乐队吗?”我问小白。“当然,那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他大口喘着气回答。我思索着如何鼓励他跑完最后的两公里,希望提出的问题能像火柴一样点燃他内心的热情,便打开手机播放器让最喜欢的动感旋律在我们耳边响起。我一边举着手机,一边喊道: “小白加油,还有一公里,跟紧我。“ 小白在我身后努力地跟着,认真的表情像是在思考严肃的问题,也许是试图从Chester充满爆发力的歌声中汲取能量,给自己增添一点动力。与终点的距离逐渐缩短,道路两侧的观众也越来越多,观众的呐喊声像海水的波浪一样推着我们向前。“最后五百米,我们得提速了。” 我对小白说道。如果是其他第一次挑战半马的人,我大概会有所顾虑,但小白长期在健身房锻炼核心体能,我对他充满信心。距离终点还有二百五十米的时候,终点的拱门已经出现在不远的眼前,小白望着终点线大叫了一声,发自内心的声音仿佛在说他已经做好冲线的准备。拐过弯道后,我指着终点门上的计时钟提醒小白。“加油小白,马上冲线了!” 听到他提速的脚步,我紧紧盯住前方的计时钟,02:17:02冲过了终点。手表上显示着02:15:55。215,比计划提前1分钟,你做到啦! 冲线后的小白两眼笑得如弯弯的月亮,高兴得像个孩子。

  小白说,最后的两公里,脑子里闪现的都是自己爱的人和曾经走过的路,酸甜苦辣的点点滴滴像汗水一样落在身后差点让他哭出来。听了他的话,我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这是我第一次当pacer,因为没有经验,活像个拉得满满的弓一样紧张。当然也很兴奋,助他人达成目标后便有另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成就感油然而生。跑马是一个充满艰辛的过程,唯有对运动充满爱和信心的人才会有热情和动力圆梦其中。

  看着终点处的小白,听着他在完赛后采访中所说的话,一个首马中自己曾经的身影浮现在眼前,我依然记得我当时像个充满斗志快要爆炸的气球,飘荡在无限的起点,只有当撞上墙壁时才不得不怀疑起来。有人说,跑步时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可我更像小白所说的那种:竭尽全力去拼的时候,满脑子飘荡都是那些曾经激励我前行的人和事,哪怕只有一秒钟的闪现,一想到这些除了坚持不懈便没有其他的选择。

  就像黄小蕾同学说,幸好你坚持要我跑5.7公里,我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担心跑不下来。当看到赛道上那些轮椅选手、刀锋战士选手时,我身受感动,这一幕幕都是我们一家三口坚持的动力。毋庸置疑,总会有一幅画面在某一时刻像强心剂一样激发我们的斗志。

  我总是试图在自己跑过的画面里留下烙印一般的足迹,不会被时间冲淡的参赛体验才显得弥足珍贵。这一次不仅仅有我,还有小白和小蕾,我们一起把美好的画面定格在绚丽多彩魅力无穷的海滨城市------黄金海岸。

  本文内容及其图片来自网络,由足球比分网友收集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大东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