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即时比分 > 极限 >

全球第一人!他驾驶纯人力皮划艇巡游中国海岸

发表于:2017-10-03 00:07:53    来源:腾讯体育    

【内容核心】:闪米特和他的皮划艇孤单地划行在茫茫大海之中。一人,一舟,一桨。140天,5732公里。9月28日13时,广东珠海探险家“闪米特”在辽宁东港市鸭绿江口国家湿地观鸟园登陆。历时140天,...

闪米特和他的皮划艇孤单地划行在茫茫大海之中。闪米特和他的皮划艇孤单地划行在茫茫大海之中。

一人,一舟,一桨。140天,5732公里。

9月28日13时,广东珠海探险家“闪米特”在辽宁东港市鸭绿江口国家湿地观鸟园登陆。历时140天,闪米特纯人力驾驶皮划艇,巡游全长1.8万公里的中国海岸线,实际划行距离5732公里,成为全球首位采用纯人力皮划艇巡游中国海岸线的探险家。

“在大海中追逐那匹叫命运的烈马。”这是闪米特出发前留给网友的话。

漂流10年 目标超越日本探险家

“闪米特”的真名叫李华灿,今年43岁,广东珠海人,祖籍江门,现定居上海。他之所以取名“闪米特”,一是“闪米特”在古希伯来语中是善于攀山涉水的意思,这个词寄托了李华灿的探险理想;二是他热爱登山,顶峰的英语是summit,与“闪米特”谐音。今年已经是闪米特开展皮划艇探险活动的第10年。

此次巡游中国海岸线,闪米特在今年5月11日从中国和越南的界河北仑河入海,一路经广西、广东、福建、浙江、上海、江苏、山东、辽宁,最终在辽宁东港市上岸。闪米特说:“我要用行动证明,我是一个始终走在路上的探险者,而不只是一个曾经创造过探险辉煌的人。”

2011年5月,闪米特驾皮划艇成功横渡琼州海峡,航段长度30公里;同年横渡渤海湾海峡,130公里;2012年,环渡海南岛,900公里;2013年,从深圳巡游至海口,实现跨省海域穿越,600公里;2014年1月,巡游泰国至柬埔寨海域,900公里;同年5月,历时64天实现珠江2400公里漂流;2015年,闪米特用234天的时间,在12月20日完成了5490公里的黄河“万里独漂”。

到目前为止,闪米特的皮划艇划行总里程为29000公里,其中海洋里程为13000公里,河流及湖泊16000公里。去年,他还完成了世界第八高峰——8164米的马纳斯鲁峰的登顶计划。

闪米特告诉记者,他有一个私心:超越日本皮划艇探险家八幡晓,八幡晓曾完成从澳大利亚到日本1万公里的皮划艇探险。

两次跳船 下海躲避雷电和酷热

此次巡游中国海岸线,闪米特曾两次跳船下海。

启航第2天,闪米特在北部湾遭遇雷雨,当时海面上看不见其他船只。“我成了海面最高的物体,开始还想加速和调整方向,后来发现完全是徒劳。”为了避雷,闪米特只能跳船。打雷持续了约6个小时,闪米特待在雷区中央泡了约45分钟的水。那段时间,他想起战争片《拯救大兵瑞恩》里的场景,“四周都是雷电在劈、在爆炸。”

另一次跳船,时间是8月初,在舟山到上海航段。为了节省时间,闪米特铤而走险,选择直接从舟山划到上海,这被他认为是最难的一段。此次探险,闪米特准备了两艘皮划艇,因为地貌原因,闪米特这一段选择了速度较慢、抗风浪能力较弱的折叠艇。没有任何遮蔽的暴晒,使得折叠艇内部温度超过60摄氏度,烫得腿疼。

当时,闪米特快要中暑,已经开始出现幻觉,“感觉海面上有巨轮在晃。”他选择了跳船,泡在水里让身体降温。最终,50多公里的航程,闪米特用了9个多小时才完成,实际上划了60多公里。

此次巡游,闪米特单次划行距离最长纪录是73公里,因为顺风顺流,用时11个小时。划行时间最长的一次是15个小时,上午7时出发,晚上10时上岸,划行距离56公里。每次出发前,闪米特会带两到三天的淡水,但七八月天气炎热,携带的淡水不够喝的话,他要过滤海水来喝。

在此之前,闪米特最为外界熟知的壮举,是2015年以纯人力成功独漂黄河。2015年5月1日,闪米特在海拔4700米的巴颜喀拉山拜祭1987年首漂黄河遇难的7位勇士后,开始独漂黄河。2016年,他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全球十大探险家”。

闪米特2002年开始接触探险,一开始是登山。那个时候,身边的“驴友”都说他是个疯子。2007年,一家皮划艇厂商在中山组织免费体验活动,“当时,我坐着皮划艇在水中的树林里穿梭,一下就着迷了。”随后,闪米特就买了一艘皮划艇。

也曾失败 大自然力量让人畏惧

闪米特也有过探险失败的经历,2010年10月,横渡琼州海峡失败;2012年10月,横渡马六甲海峡也失败了。当年他在组织团队横渡琼州海峡时,半数队友被风浪卷翻落水,最后靠救援船才将落水队友救回。时至今日,业内仍有人把此事作为探险的反面教材。

如今,爬过雪山、漂过大江大海之后,闪米特说:“那种大自然的力量、对人的缓慢折磨,会让人感觉人定胜天这句话有点可笑。不畏惧大自然的话,可能早就倒在路上了。”

“雪山很神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有高原反应,在雪山面前,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无能。”闪米特说起自己探险过程中的“对手”滔滔不绝,“黄河给我的感觉是,自己很有力量,但黄河的力量更强大。大海比较有‘心机’,不观察分析的话,感觉不到危险,忽视了危险,危险就会一点一点加大,通过风、洋流、暗涌、泥滩,一步一步将你拖入地狱,让你在等待和徒劳的挣扎中陷入绝望,放弃抵抗。”

自费40万 一边划行一边做调研

独漂黄河期间,闪米特对沿途的环保和寄生虫传染病情况进行调研,并整理出书。此次巡游中国海岸线,闪米特则对沿途的生态环境和渔民生存状况进行调研。因为要赶在冬季季候风到来前完成划行,加上皮划艇纯靠人力划行,运动强度高,导致调研时间和精力不足,闪米特这次的调研深度比不上独漂黄河时。他已完成10万字左右的日记,希望再抽时间在陆地上完成调研不足的部分。

“环海岸线行程如果要花两年完成,耗资肯定超过一百万元。这个数目对我们压力太大,所以我们希望能在一年内完成,节省开支。”这些年的探险,几乎都是由闪米特一人研究路线和制定计划,并没有技术团队支持,后勤则由他的妻子“羚羊”负责。此次闪米特巡游中国海岸线的经费在40万元左右,全部自费。

一个让全世界探险者头疼的问题是,野外条件和经济条件的限制让他们无法取得更多影像资料。以往中国探险家的探险活动难以被外界承认的一个原因,也是缺少足够的资料和证据支撑。为了获得足够多的资料,此次闪米特光是购买摄影器材就花了接近10万元。“即使牺牲视频清晰度来尽量节省保存空间,也拍摄了近4T的视频资料。”闪米特说。

可能输命 一上路我就有了准备

今年43岁的闪米特,准备在50岁时结束探险生涯。“以我的性格,探险的难度会越来越大,但人在衰老,就像探险一样,人无法对抗大自然。”他说,“把握不了时只能停止,所以,要趁年老之前做想做的事情。”

去年,“中国航海第一人”郭川在夏威夷附近海域失联。闪米特说,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很大。“探险和体育运动不一样,体育运动最多只是输掉比赛,而探险输掉的可能是命。惊涛骇浪、雪崩冰雹不会让我恐惧,但这种噩耗会,仿佛在无声昭示,一个钟爱探险的人,活到老真的是一种奢望。”闪米特意味深长地说。

“郭川、余纯顺,很多前辈……10个有9个倒在了路上。”闪米特说,“一上路,我就有了准备。”

巡游中国海岸线并不是一个单独的计划,而是闪米特环西太平洋计划中的一部分。早在2013年,闪米特就制定了这一计划,他计划的探险航线会经过柬埔寨、泰国、越南、中国、日本、俄罗斯和美国,最终横渡被称为“鬼门关”的白令海峡,抵达终点美国阿拉斯加,即太平洋与北冰洋的交界处,全程1.5万公里。明年,闪米特计划巡游越南,还有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计划。

闪米特的妻子“羚羊”在他上岸之后说过一句话:“用极端的方式对抗油腻的世俗生活。”闪米特说,如果不探险的话,他和妻子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但妻子却上了他的“贼船”。2015年独漂黄河之前,由于找不到后勤人员,加上聘请司机费用太高,“羚羊”辞去工作,专注做他的后勤工作。他在海中漂流,她在陆地驱车前往下一个会合点。

“妻子可能不太认可我的人生观,只是爱我、包容我,不能阻止我,就只能支持我。”闪米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