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即时比分 > 羽毛球 >

记者手记:度假胜地第一次迎来苏杯 见面礼一场雨

发表于:2017-05-20 03:03:34    来源:新浪体育    浏览次数:

记者手记:度假胜地第一次迎来苏杯 见面礼一场雨

【内容核心】:经历12个多小时,乘坐飞机由北京前往悉尼,再花1个多小时从悉尼转机到达黄金海岸。从北半球越过赤道,来到南半球;从东八区,横跨至东十区。苏迪曼杯赛第一次来到大洋洲、来到...

经历12个多小时,乘坐飞机由北京前往悉尼,再花1个多小时从悉尼转机到达黄金海岸。从北半球越过赤道,来到南半球;从东八区,横跨至东十区。苏迪曼杯赛第一次来到大洋洲、来到澳大利亚、来到黄金海岸,于我而言,这些也都是第一次。

到达黄金海岸时已是晚上7点左右,处于冬季的黄金海岸已经进入黑夜,一场时大时小的雨是我对黄金海岸的第一体验。淅淅沥沥的感觉,让我想起了上海的雨。

黄金海岸,这个许多人向往的旅游胜利,拥有数十个景色怡人的沙滩组成。这座城市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终年阳光充沛,空气湿润。这里不仅有高楼大厦醒目地矗立着,街边的超市、酒吧也让黄金海岸增添了别样的风情。

听说,十几年前,知道黄金海岸的旅游者并不多,直到有一天,一位精明的商人到这里开了一个名叫“冲浪者天堂”的旅馆,才渐渐地吸引了慕名而来的游客。

我所住的旅店就在“Sufers Paradise Baach(冲浪者天堂沙滩)”这里。原本想住赛事官方酒店,但到预订房间时只剩3个单间的套房,孤苦伶仃的我最终只能舍弃官方酒店,通过同行李婷姐的介绍选择了这家价格还算不错的旅店。

黄金海岸的旅店多是套间。当我晚上从官方酒店步行10分钟来到入住旅馆时,愕然发现旅馆的大门紧闭,直到打通写在墙壁上的电话,听到电话那头女工作人员的提示,我才得以进入这家旅馆。旅馆的前台工作人员早已下班,只是在密码箱里提前给我留好了钥匙。于是,我第一次自助式地拿到了旅馆房间的钥匙,拖着大行李,在低垂的夜色中找到了房间。由于这家旅店只有三层,没有电梯,我只能分两次搬运行李。

从套间的阳台处向下望去,是一个露天游泳池。在寂静的夜空中,我清晰地听到了泠泠水声。从卧室的窗户望去,在几十米远处,就能看到一层层浪花拍打着海滩。成群结队的白各自蹲在沙滩上,等待着白天的到来。这片沙滩,不仅是旅游者们的钟爱之地,也是它们的栖息之所。

出门觅食,走在街上,发现酒吧不少。街边的年轻小伙子还会佯装用手指夹住烟、放在嘴边说,“有烟吗?”一位女子高亢的笑声划破了夜空的静谧,酒吧喇叭里飘来的音乐声婉转曲折,让这些年轻人听得有些迷醉。站在海滩边也能听到这声音,它悠悠地飘来,与波浪声混杂在一起,相安无事。

听谌龙说,从官方酒店坐班车去场馆要20分钟的路程。21日,本届苏迪曼杯赛就将开始,今晚的冲浪者天堂沙滩还看不到有关赛事的任何踪迹。不知比赛开始时,这里是否会有羽毛球的影子。

(董正翔 发自黄金海岸)